范阁老重游南园记——作者:宋小花_吴桥县人民政府
_吴桥县人民政府
当前位置: 返回首页 > 吴桥文艺 >

范阁老重游南园记——作者:宋小花

2018-07-16 14:00发布者:吴桥政府

北方的八月天,下过一场夜雨后,还是蛮清凉的。

曹家洼的胜财茶庄里早早地就坐下了两个人。他们要了一壶茶,一边饮一边瞅向门外。上岁数的那个,穿一身绣金边的红绸衣,扎着莽头,手边是一副鼓槌。他又瞅了一眼门外,俯身道:“你知道吗,今儿个南园可是来的大官儿!”

“有多大?”年轻的那个撇撇嘴。“说出来吓死你,范景文范阁老你可知道?”“您说的难道是‘二不尚书’?”年轻人瞪大了眼睛。“嘿嘿。今儿个咱们两个敲鼓,就是给他老人家看的。”“那可要好好敲了。”

是啊,能不好好敲吗。范阁老,那可是吴桥走出去的大清官啊。想当年在南园这个地方,范家酒坊定期开缸放酒,赶上灾年,开仓放粮,帮助了多少百姓啊。范阁老别看官做得那么大,却从不仗权欺人,他担任东阁大学士时,亲友多登门相求,他一一婉拒,并在门上张贴“不受嘱,不受馈”六个大字,以明心迹。老百姓交口称赞,尊称他为“二不公”或“二不尚书”。同僚中的正直之士以范景文勤政廉政为内容撰成一联,上联是“不受嘱,不受馈,心底无私可放手”,下联是“勤为国,勤为民,衙前有鼓便知情”。现在还在南园挂着呢。

范阁老爱家戏,常去南园游玩,与民同乐。今天是范阁老返乡的日子,老百姓们早早就来到南园,等着范阁老的轿子。

但是他们谁都没等到。范阁老没有坐轿子来,而是穿一身便服,溜溜达达就到了南园门口。

幸亏年长的敲鼓者认得范阁老,惊得赶紧一擂鼓槌——“开园门喽!”

伴随着一声吆喝,园门吱呀呀打开了。这是两扇朱红色的大门,上书“南园清华”四个隶体的大字。当地的百姓还是愿意叫它的小名儿——“南园”,他们说这样叫着更亲切。

一进大门,就是酒神诗仙广场。四根盘龙的柱子,撑起一个红毡铺底的舞台。一群穿红绸褂的小孩儿走上台来。

“拉大锯,扯大锯,范阁老家唱大戏。你一出,我一出,出出大戏瞧手艺......”两边锣鼓敲起来。狮子打场,一位老艺人敲着铜锣,绕场一周。

  “耍罢一番又一番,唐朝有个绿牡丹, 老师名叫花振芳,有个女儿花碧莲, 金銮宝殿耍过艺, 午朝门外上刀山, 皇爷见了心欢喜, 龙心一喜要封官,文官武官他不做,流落江湖在外边……”

老人唱着锣歌子,嗓音嘹亮,压住了南园门前的一片嘈杂。这时候再找范景文的身影,哪里还寻得到!

台上表演的先是蹬大缸。大酒缸重量约100多斤。蹬大缸者仰卧在特制的椅子上,双脚以90度弯曲,脚掌心朝天,随后由四个人以上把重量约100多斤铁缸抬放到蹬缸者的双脚掌上,表演者运用灵巧、健壮的双脚蹬起大酒缸,时而用一脚支撑,一脚拨动缸体,时而正蹬、反蹬、侧蹬、竖转缸体,灵活、自在地变换各种动。

蹬缸者将范阁老请上台,让他在缸里坐稳。这时候的大缸,已经300多斤。蹬缸人喊一声,阁老您坐好了!开始不断地蹬着大缸,竭力促使缸体得到平稳支撑并朝着360度的方向旋转,整个过程惊险、刺激,扣人心弦。阁老经过大场面,倒也不害怕,还在缸里频频点头,向围观的百姓示意。人们哗啦啦拍起手来。

两侧的小孩子们也跟着耍起酒坛子,抛得老高,然后稳稳接住。动作整齐划一,口中嘿哈有力。

又有顶中幡表演,十余米高、几十斤重的中幡在表演者的手中、肩上、脑门、下巴、项背等处上下飞舞、交替腾挪。有小孩爬上中幡,钻入云中不见。阁老心下自豪:“我吴桥人,真是英才辈出也!”

开园仪式完毕,人流涌进南园。场子后面,是一个三层的楼房。一层就是世界最大的酒器具博物馆。这是一个酒瓶桃源,如梦似幻。

十二金钗,柔情怜爱,梁山好汉,生猛彪悍,同处一室,隔案遥望,无言之中倾诉传奇人生。士农工商,其形其态,无不妙不可言。士者儒雅之外,风骨尽显;农者形容粗犷,憨态可掬;工者专注机巧而辛勤,灵气十足;商者贩货生财而有道,其状可信。大者可容成人藏身,小者仅供指间把玩。若以其材论,大凡可容酒而不泄者,硬者如黑铁青铜,软者如树木兽皮,皆成其所谓“瓶”。

阁老移步瓶林,处处奇观,举目藏室,个个瑰丽。人或想之未想,想之未敢想者,赫然眼前,瞠目之余,惟啧啧尔。蓦然恍惚,不知身入何所,人未饮酒,而皆醉于其中矣。

沿硕大的酒缸往北走,是天酿坊。阁老想起自家的范家酒坊,不觉眼睛湿润了。当年的吴桥,范景文在诗中记录了当时的盛景:“家家酿酒泛黄花”,“村村酒花香”。卢家人在范家酒坊做酿酒师傅,后来自己单干,将古法酿酒手艺传到现在。在“天酿坊”,蒸锅、地缸、井窖等,恍若明清时期范家酒坊重生。

这里正举办隆重的“祭酒大典”,酿酒人认为,“好酒本天酿,妙手偶得之”,所以要祭天为道。祭酒大典即酿新酒的开工仪式,现场人神共舞,酿酒的工人们身着布衣,从原料挑选、润粮、蒸熟、摊凉、拌曲、入窖一直到蒸馏、出酒,道道工序一丝不苟。用铁锨代替飞叉,能两把铁锨在手边盘旋不落;用笤帚代替花棍,灵巧有味道。吴桥杂技源起就是劳动中的娱乐,劳动工具就成为杂技道具,耍弄一番,添了乐趣。在酒坊,范阁老也拿起了工具,跟随酿酒师傅们一起酿酒,尽享酿酒之乐。

范阁老走出天酿坊,踱步来到竹林。十万棵竹子如精兵布阵,葱郁的竹子手拉着手,围成一个大的迷宫。人们走在迷宫中,会通往不同的神奇之所。在一个个竹林深处,有来自吴桥民俗艺术团的各种表演。这边是魔术表演。来自百盛杂技魔术艺术团的女魔术师们给您带来“空壶变酒”、“富贵仙酒”等节目。表演者请阁老坐在石桌前,摆上饭菜。然后手拿一只敞口的酒壶和一只小酒杯过来。先把壶口朝下,无滴酒流出,证明壶是空的。当把壶口反转向上后拿过酒杯,却能从壶中斟出满杯美酒。向着酒壶吹口气,再把酒壶朝下倒转过来,却滴酒不见。再次把壶正过来吹口气,一斟美酒又继续流个不停。让阁老连呼,真是神哉!

这边园子是说唱快板,那边园子是独台戏,这边又是皮影戏,那边是“二贵摔跤”......节目不同,但表演者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艺人,耍的是家传的手艺。

中午,阁老吃的是范府私家菜,这里边有很多雅间,都挂着诗仙酒神的牌子,白居易,杜甫,李白,欧阳修,墙上有诗有画,桌前还有文房四宝。阁老兴之所至,取上好宣纸,蘸添酒徽墨,写下“诗书画印酒”五个大字。阁老入座,与友人李仲昌、含朴、王君翰等开怀畅饮,半晌才过,已是微醺。    

到了晚间,李仲昌又相约去看夜戏。言在南园戏楼,正有当红名角来到。开场的先是梨花颂,一群宫女舞着水袖出来,窈窕曼妙。天生丽质的杨贵妃走上台前,轻吐莲声:梨花开,春带雨。梨花落,春入泥。此生只为一人去。道他君王情也痴 ,情也痴......只看得范阁老也是如醉如痴。百花亭前,杨玉环醉后自赏怀春,柔情万种,一曲贵妃醉酒,更美若天仙。    

 一夜无眠。阁老回想日间种种,提笔写下《南园游记》数篇,并在头前批一字:“妙”。
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吴桥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冀ICP备13005495号-1
公安备案号 13092802000113 网站标识码:1309280005
地址:吴桥县府前路1号